法制热线电话:13608510837(黄先生)、13595177075(吴先生) 在线QQ:601907447
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以案说法 正文
未超出预防能力自然灾害致财产损害谁担责
作者:毛恩跃 来源::贵州民族法制网 日期:2018-12-13 阅读:512

【关键词】

可预防的自然灾害   财产损害   谁担责

【裁判摘要】

1、未超出人类预防能力限度的可预防、可克服的自然灾害不属于不可抗力,由此造成的损失应由相关责任人承担赔偿责任; 

2、如果当事人的行为给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造成了隐患,管理人怠于履行管理义务的,即使该隐患是在洪水或其他不可抗力的作用下造成了人身或财产损害,行为人、管理人也应该根据其过错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应当分担责任或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

2、《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三十五条

3、《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

【基本案情】

原告黎平县某某菇业基地。

基地(独资企业)投资人王某,男,住贵州省雷山县某镇某村二组。

委托代理人龙某,男,贵州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甲工程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唐某,男,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某,男,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杜某,男,系该公司员工。

被告甲工程有限公司S308黎平某合同项目部。

负责人邱某,男,该项目部经理。

被告乙公路管理局(以下简称“公路局”)。

法定代表人田某,男,该公路管理局局长。

委托代理人潘某,男,贵州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蔡某,男,贵州某某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丙公路管理段(以下简称“公路段”)。

法定代表人顾某某,公路管理段负责人。

委托代理人陈某,男,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诉称:原告2009年开始到黎平种植香菇,从事香菇的种植和销售,原告分别于20111031日、201351日与袁某成和张某英签订了《租赁合同书》,租赁黎平县德凤镇石板桥两百米处公路下的两宗地进行经营,并以该处生活、种植和销售香菇。原告201518日经黎平县工商局核准成为微企,领取了名称为“黎平县某某香菇基地(微型企业)”的营业执照。201663日凌晨一点左右,因被告甲工程公司在进行施工作业中,将原本完善的防洪排水设施堵塞,致使雨水无法及时排除,该项目部新建的排水沟尚未建好,雨水最终排入到原告香菇基地,给正准备出厂的香菇产品造成毁灭性的损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22万元。由于原告种植和销售香菇主要依靠银行贷款,本次事故对原告无疑是雪上加霜,对原告家庭及生活造成严重影响。S308黎平矮枧至小堡公路改造工程第一合同段工程,被告乙公路局作为建设单位,被告甲工程公司作为施工单位,被告丙公路段作为该路段的管理单位,应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为此,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19条及相关法律法规之规定,依法向贵院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各被告立即恢复道路正常排水设施,防止原告损失的进一步扩大;2、依法判决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的各项经济损失22万元;3、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甲工程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诉讼主体错误。答辩人是个人独资企业,既然以企业名义起诉,不应再以其股东作为共同原告。另外,甲工程公司项目部是被答辩人的下属部门,在民事诉讼法律上不能作为独立的当事人,也不属于法律规定的其他组织,原告应该撤销或者法院依法驳回;2、被答辩人主张的22万元损失,首先损失大小无法认定,其次造成损失的各方面因素无法确定,比如答辩人管理不当,在雨季没有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即使是被答辨人所诉称的情况,也面临如下几个问题:其一,答辩人和乙公路局所开展的基础工程建设是公共利益工程,首先不能因为被答辩人的单一方利益就立即恢复原告诉称的原有设施,其实被答辩人基地前面的路基右侧排水至左侧的原有的排水管一直就是堵塞的,原来雨水排放就一直是从老路面排过,并非答辩人施工造成的。答辩人此段路面暂时未施工并没有破坏原来的排水系统。而且答辩人的施工场地距离被答辩人的基地尚有一段距离,是否对雨水的排放产生影响,是否直接导致雨水流入被答辩人基地,或导致流入被答辩人基地雨水增多是因为施工的原因,两者能否产生关联需要专业的现场勘查。实际情况是原来的水沟距离答辩人施工弃土场有1-2米的距离,且原排水沟一直保持排水通畅,从客观上,答辩人的施工对原有排水能力不会产生任何影响。其二,答辩人的施工是在原告诉称的201663日之前就已经实施的,对道路设施的部分改变是被答辩人明知的,尽管对原来的排水设施和排水能力并未产生影响,如果被答辩人认为对其可能产生什么影响,被答辩人理应对此引起必要的注意和采取必要防范措施。其三,目前这一多雨季节,答辩人对暴雨以及特大暴雨都应有明确的认知,且雨水和蘑菇种植之间的关系有清晰的认识,即使是不进行任何道路建设的情况下,由于被答辩人的管理过失仍然会发生雨水浸入的情况。当发生雨水浸入后应及时采取措施,防止损失产生和扩大。其四,天气原因属于不可抗力,因不可抗力导致的任何人的任何损害,法律是规定免责的。综上,被答辩人对答辩人的起诉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乙公路局辩称:1、答辩人与甲工程公司之间系承揽关系,答辩人未指导施工,更未参加施工。2014年,答辩人为实施S308黎平矮枧至小堡公路改造工程,对该工程行进了招标。2014725日,甲工程公司向答辩人递交了S308黎平矮枧至小堡公路改造工程第一标段的投标文件。201484日,答辩人确定甲工程公司为中标人并向其发出《中标通知书》,同年829日,双方签订了《合同协议书》,就公路改造的标准、价款等内容达成一致协议。答辩人与甲工程公司签订的《合同协议书》实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本质上是承揽合同,答辩人与甲工程公司之间系承揽关系,答辩人仅要求甲工程公司在约定的期限内交付工作成果,对该工程的具体施工事宜未进行指导,更未参加实际施工,因工程施工过程中造成被答辩人黎平县丰都菇业基地的财产损失,应由甲工程公司负担;2、答辩人在选取甲工程公司作为承包方时,经过了合法的招标程序,且经答辩人严格审查,甲工程公司具有相应的营业资质,答辩人无选任过失。甲工程公司系201078日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依法登记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其经营范围为“施工总承包、专业承包;机械设备租赁;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其具有承揽S308黎平矮枧至小堡公路改造工程的资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根据法律举重以明轻的原则,承揽人在施工过程中造成第三人财产损失的,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没有过失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答辩人在选任甲工程公司时,尽到了相应的审查义务,甲工程公司具有相应的资质,答辩人不存在选任过失,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综上所述,答辩人与甲工程公司之间系承揽关系,答辩人未参与施工,亦不存在选任过失,故被答辩人甲工程公司在施工过程中造成被答辩人黎平县丰都菇业基地财产损失不应由答辩人承担,恳请法院依法驳回被答辩人黎平县丰都菇业基地对答辩人的诉讼请求。

丙公路段辩称:1、灾情发生的公路虽然属于被告的管理路段,但是该路段已经于2014111日开始实施二级公路改造,目前仍在改造施工阶段。该条路已经不再有养护资金投入,且已交由乙公路局来管理,所以被告丙公路段已经失去了该路段的养护管理职能。原告的损害后果与被告的行为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无需对原告进行赔偿;2、灾情发生时我国南方正是雨季,原告的所谓损失不排除是不可抗力因素所致,根据法律规定不可抗力导致的损失完全属于免责范围;3、原告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损害后果是施工单位造成或者被告的行为过错造成,也没有充分证据来证明损失为22万元,故原告的请求不应得到法律的支持;4、即使存在损失,原告明知是雨季又不采取任何防范措施防止损害发生,以及在损害发生后也不积极采取措施防止损失进一步扩大,主观上有明显的过错,故原告应承担主要责任。综上所述,原告的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对黎平公路段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分别于2011年、2013年与袁某成和张某英签订了《租赁合同书》,租赁黎平县德凤镇西门冲石板桥两百米处公路(黎榕公路)左下坎的两宗地进行蘑菇种植。两宗蘑菇基地右边与公路相邻,处于公路下坎,左边相邻为一条小溪。蘑菇基地上坎公路相邻坡有一小冲(鸳鸯冲),此段公路排水沟等排水设施已损坏,鸳鸯冲排水涵洞已堵塞(详见原告证据11-511-9)。山冲、沟壑流水常年直接通过公路路面排放到原告的基地(详件原告证据11-411-7)。2014829日,乙公路局与甲工程公司就S308黎平矮枧至小堡公路改造工程签订了《合同协议书》,将此段公路承包给甲工程公司进行改造施工。甲工程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将施工的弃土石倾倒在距原告蘑菇基地、小溪下游约100米的小溪、公路旁,部分土石落入小溪(详见原告证据11-111-211-3)。该公司对公路排水沟从下改造修建至距鸳鸯冲口约5米处(详见原告证据11-6),鸳鸯冲口路段尚未改造。201663日凌晨1点左右,黎平县普降大暴雨,山洪暴发,洪水上涨,原告的蘑菇基地被洪水淹没,导致财产受损。

同时查明,黎平县气象局于2017320日向被告丙公路段出具证明一份,证实黎平县德凤镇西门冲到三什江一带,在201662日至63日期间,降雨量达到149.8mm的大暴雨天气过程。

【争议焦点】

1、原告的损害后果与被告的行为是否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2、原告对损害的发生是否有过错;

3、其损害的发生是否属不可抗力。

【裁判理由】

关于被告是否应当承担责任的问题。本案中,被告甲工程公司在施工过程中将弃土石倾倒堆积在蘑菇基地下面的沟溪旁,侵占了原本就较狭窄河道,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河水的及时排放。同时又未及时修建完善公路的排水设施,致使大、暴雨来临时,基地上坎公路、山上、沟壑的雨水集中直接向原告的基地排放,加之河道下游弃土石堆积,排水不畅,洪水上涨,导致原告的蘑菇基地被淹,造成财产受损。被告甲工程公司在施工过程中的上述行为明显存在过错。《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故被告的行为与原告的损害后果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丙公路段作为此路段的管护职能部门,有责任和义务对该路段进行管理、养护,在明知其路段排水等附属设施已损坏的情况下,应当预见有可能对周围环境产生影响而未有采取积极措施进行修复,存在疏于管理、放任的过错责任,致使暴雨来临时,山冲、沟壑的雨水集中通过低洼的路面向原告基地排放,对原告基地被淹、财产受损,客观上造成一定的影响,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丙公路段以公路已进行改造,该条路已经不再有养护资金投入,且已经失去了该路段的养护管理职能,不应承担责任的抗辩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乙公路局作为公路的管理部门,对公路的建设、养护承担管理、监管的职责,同时又是该路段改造、发包的业主。《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35条规定“公路管理机构应当按照国务院交通主管部门规定的技术规范和操作规程对公路进行养护,保证公路经常处于良好的技术状态。”对公路进行养护和保障畅通是被告的职责,作为公路改造的业主,未有监督、督促被告甲工程公司按照施工规范要求和合同约定进行施工、完成及修复公路缺陷,对施工弃土石倾倒、堆积、阻碍河道的行为没有及时制止。故被告乙公路局有疏于对公路改造施工和公路养护的监管、管理,存在一定过错责任,故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被告乙公路局与甲工程公司签订的合同系建设施工合同,非承揽合同,故对被告乙公路局主张双方合同为承揽合同,承揽人在施工过程中造成第三人财产损失的,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没有过失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原告是否存在过错的问题。本院认为,原告作为蘑菇基地的投资人,在选择基地种植蘑菇时,应当考虑基地四周环境及天气的影响,完善排水设施。原告的基地位于山冲的低洼处,紧邻沟溪,沟溪河床狭窄、弯曲,公路上坎亦是一山冲,平时就有雨水排放到基地,对此原告是明知的,而当地5-7月为大、暴雨的多发季节,原告对此地的四周环境,排水状况及气候应当有一定的预见。根据日常经验,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原告对暴雨天气应当具有一定的预见能力,应当提前做好防范,避免发生损失或者扩大损失,或者采取必要的积极措施归避风险,但原告疏于提前预见,故原告应对本次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于所发生的灾害是否属于不可抗力的问题,本院认为,不可抗力作为法定免责事由,是指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大暴雨作为一种天气现象固然是不可避免的,但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降雨是可以预见的,其危害后果也并非不可避免或者是不能完全避免的。被告提供当地气象部门的证据证明该地区时段为大暴雨天气过程,属于灾害性天气,但与不可抗力之间并不构成必然关系。当事人完全可以提前作好防范、疏通排水设施,转移财物等措施,避免损失发生或者扩大,因此该暴雨的危害后果并非完全不可避免,故对被告主张该暴雨天气属不可抗力,应当免责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但可适当减轻侵权人的责任。

【裁判结果】

综上所述,本案原告的蘑菇基地受洪水淹没,经济受损是事实。造成此灾害的原因是由于基地上坎公路排水设施堵塞、损坏,排水、防洪功能丧失,雨水直接排放基地。基地下游河旁土石堆积,部分河道受堵塞,基地本身地处低洼之地,排水沟狭窄,水流不畅,加之大暴雨强降水等多种原因,致使洪水上涨,基地被淹,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原告的损失经评估机关评估菇类损失为117610元,评估费8000元,共计125610元,本院予以认定,原告请求超出部分及其他损失,证据不足,不予支持。本院综合分析各方原因,结合各方过错责任,对本次事故的赔偿责任,确定原告自身承担30%的责任,为37683元;被告甲工程公司项目部未具有法人资格,是公司下设的一个临时机构,不能独力承担民事责任,民事责任由其设立的公司承担,即甲工程公司承担50%的责任,为62805元;被告乙公路管理局承担10%的责任,为12561元;被告丙公路段承担10%的责任,为12561元。原告请求各被告立即恢复道路正常排水设施,防止原告损失的进一步扩大的请求,在诉讼过程中该公路改造工程已基本竣工,排水设施已完成,本院予以认定,不再作出判决事相。故法院作出如上判决。

一审判决作出后,三被告均不服判,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二审判决后三被告主动履行了判决书确定的全部义务。

【案件索引】

一审:贵州省黎平县人民法院(2016)黔2631民初549号民事判决书(20171117日)。

二审: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2018)黔26民终556号民事判决书(2018428日)。

◎毛恩跃

编辑:admin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