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热线电话:13608510837(黄先生)、13595177075(吴先生) 在线QQ:601907447
你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以案说法 正文
无意思联络的共同侵权责任如何分担?
作者:欧波 来源::贵州民族法制网 日期:2018-12-13 阅读:795

【关键词】无意思联络 共同侵权 责任分担

【裁判要点】多人以上实施无意思联络行为危及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行为,由侵权人承担同等责任。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二条、第二十条、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

【基本案情】

20181261934分左右,原告陈某兵驾驶粤FJD589在厦蓉高速1149KM+800M处时,因路面凝冻湿滑,导致车辆转向系统失灵,原告陈某兵驾驶的车辆车头撞在归杩大桥左边的桥墩后,又撞向右边的桥墩,车辆转了一圈后调头朝着来车方向停在超车道上。由于春节将至,厦蓉高速广西与贵州接壤的归杩大桥上有大量车辆涌入,事故发生后原告陈某兵赶紧组织乘车人员陈某柱、李某妹、钟某华、陈某在高速路上下车躲避,此时,被告卢某驾驶的贵JTM657、被告杜某茂驾驶的粤T6189F、被告许某琴驾驶的粤VKQ696、毛某祥驾驶的湘E13F80均因地面凝冻而导致刹车装置及转向系统失灵,先后发生碰撞,造成粤FJD589小型轿车下车在道路上准备撤离的乘车人陈某柱当场死亡,陈某兵、李某妹、钟某华受伤。粤T6189F号小型轿车乘车人贾某华下车后被撞伤,车辆粤FJD589、贵JTM657、粤T6189F、粤VKQ696、湘E13F80、豫KOE769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原告陈某兵被立即送往贵州省从江县人民医院救治,经医院诊断,原告所受伤情为:1、右侧锁骨远端粉碎性骨折;2、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原告于2018129日自贵州省从江县人民医院出院,住院3天,治疗费用为3458.98元。原告出院后,于2018131日又到广东省始兴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经广东省始兴县中医院诊断,原告所受伤情为:1、右锁骨粉碎性骨折;2、左后踝骨折。原告于2018210日从广东省始兴县中医院出院,住院天数10天,治疗费用共计12105.08元。2018426日原告陈某兵到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情及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进行司法鉴定,鉴定费用支出1668.00元。2018516日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作出如下鉴定意见:1、被鉴定人陈某兵的误工、护理、营养时限建议评定为:误工期120日、护理期60日、营养期60日。事故发生后,原告陈远兵所驾驶的车辆损坏严重,委托拖运公司从贵州省从江县从江收费站交警大队对其车辆进行拖运至广东省韶关市,拖运费用2800.00元。后原告将驾驶的粤FJD589交由浈江区品格汽修保养中心进行维修,维修费用42122.00元。黔东南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六大队现场勘探查实,因本事故多车碰撞、车辆与行人碰撞关系等交通事故成因的关键证据无法查清,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道路交通事故成因无法查清的,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道路交通事故发生的时间、地点、当事人情况及调查得到的事实,分别送达当事人”之规定,作出(黔东南)州公交高六证字【2018】第A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一是6辆车到达事故中心现场的先后顺序,依次为1FJD589小型轿车、2JTM657小型轿车、3T6189F号小型轿车、4VKQ696小型轿车、5KOE769小型轿车、6E13F80普通货车;二是5KOE769小型轿车可以排除与1FJD589号小型轿车及路面人员碰撞的可能性;三是陈某柱的死亡,陈某兵、钟某华、李某妹、贾某华的受伤是下车后在道路上被车辆碰撞造成的。

另查明:原告陈某兵驾驶的1FJD589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韶关市分公司交有交强险(保险单号为:PDZA201744020000009190)和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号为:PDAA201744020000007037),承保期限自201721400分起至2018213240分止,事故发生时尚在承保期限内。被告卢某驾驶的2JTM657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瓮安支公司交有交强险(保险单号为:12109023900352546182)和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号为:12109023900352546178)及其他险种,承保期限自2017122200分起至20181221240分止,事故发生时尚在承保期限内。被告杜某茂驾驶的3T6189F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交有交强险(保险单号为:14379223900223105301)和最高赔偿限额为5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号为:14379223900223105298)及其他险种,承保期限自201721800分起至2018217240分止,事故发生时尚在承保期限内。被告许某琴驾驶的4VKQ696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交有交强险(保险单号为:10444033900296373436)和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号为:10444033900296373435)及其他险种,承保期限自201792300分起至2018922240分止,事故发生时尚在承保期限内。被告毛某祥驾驶的5E13F80普通货车在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中心支公司交有交强险(保险单号为:PDDC201743011419000040)和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保险单号为:PDDC201743011419000340)及其他险种,承保期限自201731300分起至2018312240分止,事故发生时尚在承保期限内。

【裁判结果】

贵州省黎平县人民法院于20188 20日作出 (2018)黔2631民初95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韶关市分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共计10001.00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瓮安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共计10001.00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共计10001.00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远兵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共计10001.00元;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共计10001.00元。此款共计50006.00元,限上述五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二、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瓮安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拖车费及车辆维修11230.50元;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拖车费及车辆维修11230.50元;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拖车费及车辆维修11230.50元;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中心支公司赔偿原告陈某兵拖车费及车辆维修费共计11230.50元,此款共计44922.00元,限上述四被告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本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受到法律保护,不容侵犯,侵害他人生命、健康、身体的,侵权行为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经黔东南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六大队作出的(黔东南)州公交高六证字【2018】第A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定,除了被告洪某驾驶豫KOE769小型轿车可以排除与粤FJD589号小型轿车及路面人员碰撞的可能性,不予承担赔偿责任外,原告陈某兵、被告卢某、被告杜某茂、被告许某琴、被告毛某祥在凝冻天气下驾驶机动车,未有尽到道路安全行驶义务,相互发生碰撞,致使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事故后紧急下车避让的原告受伤,应当根据自己的过错程度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鉴于黔东南州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交通警察六大队现场勘探查实后,认定该事故多车碰撞、车辆与行人碰撞关系等交通事故成因的关键证据无法查清,结合事发时双方当事人在交警队的询问笔录以及法庭陈述,原告受到的损伤与被告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故本院认为原告陈某兵、被告卢某、被告杜某茂、被告许某琴、被告毛某祥形成无意思联络的共同侵权,应承担同等责任。由于上述五被告驾驶的机动车均投有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险,对原告陈某兵造成的人身损害,应当由交强险范围内先予赔偿,超出交强险部分按照责任划分各自承担赔偿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关于原告请求判决被告赔偿医疗费、后续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拖车费、车辆维修费共计人民币119503.5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一一作出如下认定:

一、医药费。原告陈某兵先后两次住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为15564.36元,并提供正式票据、住院病例、费用清单予以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二、后续治疗费。结合广东省始兴县中医院的医嘱建议,后期确实还需要拆钢板,建议费用为8000.00元,但该费用尚未实际发生,仅仅是一种书面建议,没有事实依据,本院不予认可,原告可待该费用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

三、误工费。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来确定。根据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建议评定,原告陈某兵的误工期为120天,结合原告实际住院天数及需后续治疗实际情况,本院予以确定。尽管原告提供了户籍证明,但其并未向本院提交从事何种工作的证据,故对原告的误工费可参照受诉法院上一年度农林牧渔业年收入(即贵州省2017年度农林牧渔业从业人员年收入)58198.00元的标准进行计算,故被告应当赔偿原告陈某兵的误工费为58198.00元÷365天×120天=19134.00元,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四、护理费。护理费的计算可参照上一年度受诉法院居民服务行业标准1人为限,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建议评定,原告陈某兵的护理期为60天,本院予以确认。护理费用标准可参照2017年度居民服务行业年收入38568.00元的标准进行计算,故被告应当赔偿原告陈某兵的护理费为38568.00元÷365天×60天=6340.00元,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五、住院伙食补助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100元/天予以确定,故被告应当赔偿原告陈远兵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为100元/天×13天=1300.00元。

六、营养费。营养费应当根据受害人的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予以确认,根据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建议评定,原告陈某兵的营养期为60天,结合医院加强营养的医嘱,本院予以确认。酌情确定每天的营养费用为50.00元,故被告应当赔偿原告陈某兵的营养费为60天×50.00元=3000.00元,超出的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七、鉴定费。原告陈某兵于2018426日到到广东北江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对其伤情及误工期限、护理期限、营养期限进行司法鉴定,鉴定费用支出1668.00元,并提供相关票据予以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八、交通费。尽管原告陈某兵没有向本院提交因处理交通事故、就医、鉴定等而支出的交通费用的证据,但结合贵州与广东两地之间相距较远,两地住院治疗、鉴定必然花费交通费,故交通费酌情支持3000.00元为宜。

以上一、三、四、五、六、七、八项相加为原告陈某兵的人身损害部分遭受经济损失,即15564.0019134.006340.001300.003000.001668.003000.0050006.00元。

九、拖车费及车辆维修费。事故发生后,原告雇请拖车公司将其事故车辆从贵州省从江县拖运至广东省韶关市,原告提供的证据证明拖车费为2800.00元,根据拖车的路程及车辆受损的实际,原告主张2800.00元的拖车费用较为合理,本院予以支持。关于原告主张被告赔偿车辆维修费用42122.00元的诉讼请求,原告提供的维修清单、发票及银行转账记录足以证明车辆维修的部位及费用本院予以支持。由于原告陈某兵所驾驶的车辆粤FJD589小型轿车在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韶关市分公司仅投有交强险和最高赔偿限额为100万元的第三者责任商业险,并没有交纳车损险,对于拖车费为2800.00元和车辆维修费用42122.00元共计44922.00元的损失,应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瓮安支公司、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中心支公司平均负担。

综上,原告陈某兵的人身损害部分遭受经济损失50006.00元,应由原告陈某兵、被告卢某、被告杜某茂、被告许某琴、被告毛某祥所驾驶的机动车所投保的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平均承担。原告陈某兵的财产损害部分遭受的经济损失应为44922.00元,该费用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分公司瓮安支公司、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揭阳中心支公司、被告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邵阳中心支公司平均负担。

◎ 欧波

编辑:admin 【打印文章】